仙仙欲飘

DRUNK

超级超级短,不知道在写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。

大概是一个奇奇怪怪的醉酒小甜饼(虽然说看不怎么出来)






樱空释没喝过凡间的酒。

所以他才会一喝就醉。

尴尬不,樱花精?




我没有醉。樱空释一边想着一边自信地点了点头,殊不知自己的脸上已经有一抹淡淡的红晕,他此时正在自己的寝宫幻影天中,身后就是他的大床。樱空释托着腮撑在桌子上,似是很认真地想了想什么,反身用力地扑到了床上。


“卡索。”他叫道。像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脱口而出,樱空释愣了一下,随后又立刻嘟起嘴,反手抽起床上的枕头塞到怀里。枕头很大很软,樱空释舒服地窝在枕头里,脑袋轻轻地蹭着枕芯。


银白色的头发因为动作的起伏松散开来,柔顺地洒在床上。樱空释亲昵地蹭着枕头,嘴角含着甜甜的笑容,眼里闪着亮晶晶的光。忽然他又喊了一声:“哥。”


这一声喊得有些含糊,语气中却透露着从未有过的糯软与羞涩。樱空释紧了紧怀里的枕头,眨了眨眼,喃喃道:“最喜欢哥了。”说完,他舔了舔自己饱满红润的下唇,小声又坚定的重复了一遍:“最最喜欢哥了。”


“唔,忽然有点晕呢……”樱空释瘫倒在枕头上,不满地举起一只手按住了太阳穴揉了揉,有点迷茫地摇了摇头,眼睛里似乎带着一些水汽,“怎么回事啊…嘶…要是哥在我旁边就好了……”


难受了一会儿,樱空释感觉自己像是昏过去了,脑袋迷迷糊糊的。恍惚间有个白色的身影走了过来抱住了自己。樱空释下意识地抓住那个人的手,发现那个人的手冰冰凉凉的,敷在脸上舒服极了。于是他一边舒服地哼唧几声,讲那个人的手塞进自己的领口里,贴在脖颈处冲当冰块儿解热。那只手忽然僵了一下,随后好像又轻轻地将自己身上的一件衣服给解开了。那只手的主人特别小心的将樱空释的头枕到自己大腿上,然后双手一起敷在樱空释的脖子上。


樱空释乖巧地蹭了一下那双手,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好像看见了卡索。他奇怪的眯了眯眼,不大相信这是真的,无奈大脑乱成一团麻,又撇撇嘴睡过去了。


等樱空释醒来以后已经是晚上了。他一睁开眼就看见自己躺在床上,而身边,卡索正坐在床上发呆。忽然想到之前发生的事,樱空释猛的红了脸:卡索不会把他喝酒后说的那些话都听见了吧??怎么办???


悄悄看看了一眼自家一醒来就心虚得脸红的弟弟,卡索早已在一旁“哇脸红了超可爱的”“喝醉酒后还惦记着我好开心”“怎么可以那么可爱好想日了”“不不对他是我弟弟不能日应该好好保护起来”“弟弟是我的全部天下”yy了半天。


“哥…”卡索回过神来,发现樱空释小心翼翼地拉着他的衣角,脸上还是红得一塌糊涂,“我喝醉之后…没怎么样吧…?”


卡索很认真地摸了一下樱空释的头:“没有的,释。有我在,你怎么可能会有事。”樱空释现在心虚得很,被他一摸更是心里慌张。他一个激灵推开了卡索的手,然后又对着卡索疑惑中带着好笑的眼睛结结巴巴地说:“哥,哥不知道,那,那我说好了。我,我喜欢哥,一直很喜欢,超越了兄弟之间的喜欢,所以喝醉之后也一直惦记着哥。哥,我……”


卡索忽然从床上站了起来。


樱空释不知是不是怕他走开,急了,连忙大声朝他喊到:“哥!我,我爱你!”


这句话如同一道天打雷劈,在卡索耳边炸开。卡索身体一僵,愣在原地。许久他才转过身来,抬眼看着樱空释:“释,你的酒还没醒么。”


“哥…你什么意思…我醒着啊……”樱空释扁了扁嘴,有点紧张地攥紧了自己的手,“你要是不喜欢我的话…那,那就……”他一点都不想说“算了”这两个字。他是真心地爱着卡索的,他不想放弃。可是面对卡索,樱空释前所未有的怂。


卡索看着樱空释紧皱这眉头扁着嘴像是要难过得哭出来的样子,连忙上前将他抱到怀里:“释,你别哭啊。哥也喜欢你的。”是的,卡索确实喜欢樱空释,也爱他,就像樱空释爱自己一样。但是他这么多年来一直想当个好哥哥,所以从未透露自己的心意。没想到释竟然先自己一步表达了心意。这样更好,他们也算是水到渠成。


“真的吗……哥你不能为了哄我而骗我啊,我要是发现真相会更伤心的,就不跟你好了,永远也不和你好了,唔……”樱空释窝在卡索怀里蹭了两下,不安分地晃了晃手臂,胡思乱想道。


卡索一边有点恼怒他胡思乱想不相信自己,一边又觉得释耍小孩子脾气特别的可爱好笑。他清了清嗓子,认真地看着樱空释的眼睛说道:“真的。我还可以向天下昭告,我还要娶你做刃雪城的王后以誓心意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……”


“你说的…”樱空释撇了撇嘴,“不许抵赖!”


“不抵赖,不抵赖。”卡索抱紧了樱空释。









原本想进来替樱空释把脉的皇柝:我知道了不得了的秘密。









【ES相关同人短篇/涉英】我的世界,你们曾经来过

*天祥院英智中心

*ooc可能有。

*有其他角色客串

*时间线约DDD之后。(跟DDD有毛关系。)

*以上可以的话,请食用。(这就是篇渣文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qwq)

     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凌晨,英智从梦中惊醒,密密麻麻的汗水顺着他苍白的脸颊滑下。

         这是英智第一次做噩梦,梦得很真实,仿佛梦中的场景就是昨天。

         而且梦是真实的,在之前曾经发生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他仿佛又回到了梦之咲的黑暗时代,那个摧毁了许多人道路的他。

         他永远忘不了他使尽一切手段打败的vk。

         忘不了当时青叶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 忘不了夏目离开,休学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 忘不了为了knights失去一切的leo。

         忘不了当宗崩溃时影片看向他,那眼中的愤怒。

         哪怕五奇人已经被打败,其两人隐退。

         哪怕事情早已过去许久。

         他仍无法忘怀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Amazing——”一个声音突然插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窗外飞过一个热气球,一抹银色立于当中。(好少女……)

         “哦呀,真意外呢。【皇帝】陛下居然还没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涉?!”英智惊讶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【皇帝】陛下要一起上来游览夜中的梦之岛吗?”涉控制着热气球停在窗边,向英智发出了邀请。

         英智一笑,没有拒绝涉,纵身一跃进了热气球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真羡慕涉,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【皇帝】陛下想,身为【小丑】遵循是我的义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呐……”英智向下看,他第一次以这种视角看着梦之岛,“涉经常能看到这样的景色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【皇帝】陛下想随时都可以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两人都是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呐……涉,你说,我从小就活在病房,活在金钱、权利当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直到进入了梦之咲,我使尽了一切手段打败了你们五奇人,月永leo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坐上了当今【皇帝】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掌控了梦之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当Trickstar的各位出现后,当桃李弓弦加入fine后,我感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世界不仅仅是我认识的那个世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我的世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闯入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英智难得的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Amazing!不仅仅是闯入过哦!”涉那紫罗兰般的眼睛注视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一直都在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嗖。”一支箭从下方射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日日树!说了多少次不能在学校里坐热气球!”

        敬人的声音随之传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稍微做一些解释…

最后一幕是之前刷剧情的时候刷出来的……内容记不大清了,大概是这样吧…

    【Amazing!欢迎大家来到七夕祭!】

    【可恶的日日树!谁叫他做热气球来解说的?!谁去把弓道部的箭拿来我要把他射下来!】

然后奇怪的灵感就来了…为了防止烂尾…(但还是烂尾了啊!!)

最后…非常感谢能够看到这里的你…(实在是篇渣文QAQ)